快乐双彩玩法

永嘉新村的少年時代

來源:普陀區僑聯    作者:王元祚    發布時間:2019/1/30 9:27:01

字體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  對大多數人來說,少年時代的記憶,及當時的生活環境,可能會影響一生,也會牢記一生。不管是在城市還是鄉村,也不管是艱難困厄還是順風順水。

  有人說:人生只有三天:昨天、今天、明天。我寫的則是昨天的故事。

  錢鐘書先生說:人生不過是家居、出門、回家。耐人尋味、富有哲理,也蘊含著濃濃的鄉愁,散發著人生感慨。

  我的少年時代是在永嘉新村度過,有六七年時間,也就是我初中、高中及支邊新疆前的時光。永嘉新村在徐匯區乃至上海都是比較出名的弄堂,新式公寓房。特別是在五十年代就有管道煤氣,家家有一個雖不太大,但是有抽水馬桶和浴缸的衛生間,這在當年是很稀罕、很不一般的住所。雖然我哥哥家是和寧波的阿娘兩家合用,但在那個年代已經屬于優裕的條件了。

  那里原先好像是屬于交通銀行員工住的房子,解放初期,哥哥先在上海市團校,因專長是籃球,后來調到交通大學體育系任教。母親跟著大兒子,我就隨母親住在哥嫂家。

  永嘉新村前門是永嘉路580弄,后門卻在衡山路,西面是烏魯木齊路,東面隔開一些房子才到岳陽路,離那座著名的普希金紀念碑不遠。永嘉路上有多處名人的花園洋房別墅。我少年時代覺得永嘉新村是很大的弄堂,當時平整的水泥路面寬敞清潔,那個年代汽車很少,私家車更沒有,但永嘉新村大弄堂的路有能開解放牌大卡車雙向交匯的路幅。弄內綠化也很好,楊樹、梧桐等高大喬木和冬青、桂花樹、黃楊等灌木錯落有致,搭配得當,四季郁郁蔥蔥,環境清靜幽雅。那時母親幫著操持家務,哥嫂去上班,我去讀書。有了侄女、侄子后,我課余還幫著母親買菜買煤球(母親是小腳,有時會讓我幫助生個煤球爐子搭配煤氣灶用)我能做的事就是抱抱孩子,倒倒垃圾。那時還沒有塑料袋,都是用簸箕裝滿,兩手捧著從弄堂最后一排房子走到弄堂大門口,才有大垃圾箱。

  上初二時,征得哥哥同意,用他的自行車來學習踏車子,永嘉新村弄堂大,學踏自行車最理想不過,繞大弄堂轉圈,摔幾次跤,也就學會了。假期時和年齡相仿的玩伴,奔跑追逐,玩官兵捉強盜,跑到滿頭大汗才算盡興。那時在我們住的最后一排房子后面,還有一大片荒草地,是小時候捉蝴蝶、捉蟋蟀的好地方。后來這片地被上海音樂學院附中所用。

  住家前面一排,對著窗戶能看到的是我少年時代最好的發小玩伴黃君一家,他家五個兄弟,我同他家老二最要好,清秀且睿智,比我大兩歲,所以也高兩級。我讀高一時他高三,他高中畢業后(1959年)考入武漢大學,暑假結束他去武漢上學,我到十六鋪碼頭送行,第一次登上幾層樓高的長江大輪船,興奮無比,在船舷旁眺望黃浦江兩岸。其實六十年前,也只有看浦西的萬國建筑,浦東還是一片農田。后來他武漢大學畢業,成為一名中學老師,然后成家立業,又后來成為武漢市一中的校長,也成了一名真正的上海武漢人。

  思緒回到我的少年時代的永嘉新村,那時弄堂大門處有一個報欄,玻璃框內每天張貼著解放日報等報紙,每次走過常常會停下腳步,看一陣報紙。記得有一回看報太專心,時間久了,手中捏的兩角錢(要我去買東西的),什么時候掉的竟全然不知。當然回去少補了母親一頓責罰,不過從那時起也養成了我喜愛看書讀報的習慣。

  少年時代的記憶,既清晰而又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淡忘模糊,然而隨著年紀愈大,這種鄉愁的情結卻愈發強烈,愈加揮之不去。

  永嘉新村留下我少年時代的快樂和憂傷,憧憬和迷茫,永嘉新村我支邊新疆十九年出發的地方。

快乐双彩玩法 奔驰宝马游戏大厅 双色球怎么填手写 捕鱼达人2老版本下载 中国安全教育健康网如何赚钱 重庆时时彩开奖 长期买九肖的方法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200期 年轻人如何创业赚钱 网上通比牛牛有假吗 河北快三全天稳定计划软件